河北磁县致富跃峰渠 为何成为漳河两岸的“夺命渠”

2018-04-13 21:05

65bf2d26hc3e8cfd62f86&690.jpg

跃峰渠简介:

     河北磁县跃峰渠是一条水利大动脉,于1957年动工兴建,1969年建成通水,西起漳河小三峡,东至东武仕水库,主干渠全长57.2㎞,设计灌溉面积35万亩,渠首引水能力25m³/秒,年平均引水1.0亿m³,至今已累计引水56亿m³,其中向岳城水库调水2亿m³,向东武仕水库输水6.7亿m³,磁县有10个乡镇,197个自然村,29.5万人受益,年创造社会效益5000余万元。灌区建成40多年来,已经发展成以农业灌溉为主,集人畜饮水、防洪、发电、工业用水等多功能为一体的大型水利工程,磁县跃峰渠作为邯郸市生态水网的重要供水源之一,为磁县的工农业生产和经济发展起到重要的支撑作用,也为邯郸市的工业用水和生态补水提供了一定的保障。

   这条跃峰渠也从河南省安阳市殷都区都里镇南阳城村村边流过。

    我叫王金学,男,49岁,汉族,住河南省安阳市殷都区都里镇南阳城村,我以十分悲愤的心情,反映河北省磁县水利局小跃峰渠行政不作为,先后造成十六人溺水身亡的重大责任事故,给死者家属一个合理的说法,还两岸人民一个欢乐祥和的环境。

     一、事情经过

    2018年2月15日(农历除夕)上午,我爱人王改连因小跃峰渠取水发电致使河道断流,她不得不到河对面小跃峰渠岸沿下洗拖把,由于台基周边无护栏,千米洞口无拦网设置,渠岸无警示标志,导致我爱人王改莲掉入该渠后迅速被冲入千米洞中,无法施救被活活淹死。我的两个儿子尚未成家,我们全家全靠她经营农家乐饭店、洗衣做饭、缝衣做鞋,她的死使我的家庭失去了保障,我们全家人痛不欲生,整日以泪洗面,生活受到严重伤害。

     微信图片_20180409114139.jpg

   二、事故处理情况

     我爱人王改莲2月15日(农历除夕)上午到该渠洗拖把落水,事情发生后我村民王金书迅速打电话告知小跃峰渠管理处坡堰闸王朝阳所长打开闸泄水,但人已冲入洞中无法施救,溺水身亡。我们死者家属没有打扰该渠管理部门正常工作和发电经营,由于过春节,我们当天就将我爱人安葬了。2月17日(大年初二),我和家人找到王朝阳,王朝阳当着我们家人的面给该渠管理处领导何学军打了电话,打完电话王朝阳向我们表示初六之前答复。2月20日,磁县白土镇派出所几名干警来到泄洪处询问情况,我们家属对派出所干警做了如实汇报和解释。我们失去亲人的悲伤,迫切想了解处理的结果,给该渠管理处王朝阳打电话,他的回复是:我爱人王改连之死与他们没有关系。迫不得己,2月21日家属亲友才到该渠泄洪口提闸放水。2月22日、23日,白土镇派出所干警两次来到南阳城进行调查取证。期间该渠管理处没有向死者家属表示过任何慰问和同情之心。2月25日,身为该渠管理处主任、磁县水利局副局长何学军带领20多名干警开着4辆警车及管理处职工50多人,到泄洪处强行放水。他们的恶劣行为,激怒了两岸广大村民,村民们自发组织300多人到泄洪处,对他们的行为进行制止。更让人气愤的是何学军做为水利局副局长、该渠管理处主任带头滋事,何学军没有党员意识、法律意识、责任意识和大局意识,他于死者家属的悲伤而不顾,既不上门慰问死者家属,又不谈赔偿之事,而是直接动用干警和职工,强行提闸放水,此事即侵犯了河两岸人民的用水权利,又伤害了河两岸人民的感情,扩大了事态,加大了情绪的对立和不稳定因素,挑战习主席提出的以法治国的政治主张。

   微信图片_20180409114024.jpg

     三、多人溺水身亡,灌溉渠成了夺命渠

    河北省磁县跃峰渠本是为灌溉农田,方便群众生活而建。由于该渠管理领导行政不作为,视群众生命如儿戏,在我爱人王改连掉入该渠溺水身亡之前,先后马学青、马保印、王明英、索付满等16人掉入该渠溺水身亡。这些鲜活的生命并没有引起该渠主管领导的高度重视。我们家人及亲友及有关人员多次到溺水地点观察,发现此处漏洞很多,具体原因有以下几点:

    1、此处地处上坡及大路岔路口,行人和车辆较多,而就在这样人口活动频繁的地方,连个警示标志都没有。如此下去,从南阳城方向开过来的车辆,如不注意,上坡后如不及时打转方向,很可能就会连车带人一块冲入该渠,造成更大的掉渠伤亡事故。

    2、此段渠岸处于岔路口、无防护栏,人口车辆行进频繁,如果没有护栏,仍然会发生新的伤亡事故,由于王改连洗拖把处无护栏可以抓扶,才掉入渠中。

    3、此处距千米洞口仅有5米左右,如果有护洞拦网,有人及车辆掉入,不会冲入洞中,王改连落水后因该洞口没有护网拦截直接被冲入洞中,根本无法施救,所以才导致我爱人王改连被活活淹死。

    4、截漳入渠,贪图暴利,导致漳河水干枯,而渠水却水位上升,水流湍急。南阳城村民多次向该渠管理部门反映,要求往漳河放水,因为漳河是国家河流,沿河两岸群众都有引水灌溉,洗衣、淘菜、养殖、旅游等使用河水的权利。而河北省磁县水利局副局长、跃峰渠管理处主任何学军视两岸群众的用水需求而不顾,仗着手中有权,把漳河水全部截流后引入小跃峰渠,用于提高水位,发电挣钱,导致漳河水年年断流,给两岸村民造成了极大的不便利,也影响了该村村民的生产和生活,迫使南阳城村村民到桥北小跃峰渠洗衣、淘菜、洗拖把等。王改连也是其中一位到该渠洗拖把的村民,由于漳河水被该渠截流,导致渠中水位上涨,水流湍急,也是王改莲落水后被淹死的重要原因之一。

    5、王改连水身亡及之前15位溺水身身亡的当地居民,其死因除了以上几点客观原因外,最重要的原因就是该渠管理单位及相关责任人,安全意识、法律意识、责任意识淡薄,没有把居民的安危放在心上,这么多起掉入该渠溺水身亡事件,并没有引起该渠管理单位及相关人员的高度重视。他们并没有吸取多次溺水身亡事故的教训,没有及时采取措施,设置渠边警示标志,设置渠岸安全防护栏,设置千米洞口护栏网,没有控制渠中水位。这些都是造成王改连及其多人掉入该渠身亡的主观原因

   四、法律责任及诉求

   我们死者家属及广大村民,在合理维权的同时,采取了极大的克制态度,就在事情没有解决的情况下,白土镇派出所领导结合都里派出所领导,要求提闸放水几天用于春灌,我们忍着悲伤,含着眼泪,照顾着两岸的情谊,同意他们提闸放水。小跃峰渠取水发电致使漳河阳城段年年断流,给我们灌溉、生产、生活造成了巨大的损失,难以估量,而我爱人王改莲及十六条鲜活的生命又如何估价呢?他们主观臆断推诿,从不承认自己的责任,他们的行为已构成重大事故责任罪,渎职罪、滥用职权罪,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三十四条,第三百九十七条之規定,何学军等人的行为已构成重大责任事故罪、滥用职权罪、玩忽职守罪。

    十九大报告明确指出:“坚持以人民为中心。人民是历史的创造者,是决定党和国家前途命运的根本力量。必须坚持人民主体地位,坚持立党为公、执政为民,践行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根本宗旨,把党的群众路线贯彻到治国理政全部活动之中,把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 往作为奋斗目标,依靠人民创造历史伟业。全党同志一定要永远与人民同呼吸、共命运、心连心,永远把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作为奋斗目标,以永不懈怠的精神状态和一往无前的奋斗姿态,继续朝着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宏伟目标奋勇前进。”恳请有关领导亲临现场调查处理此事,对河北省磁县水利局及水利局副局长、跃峰渠管理处主任何学军展开调查,给死者家属一个合理的说法,还两岸人民一个欢乐祥和的环境。

   反映人:王金学

   2018年2月26日

分享到:
收藏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