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深,南京东部路桥公司违规围标转包且拒还借款,此公司为何如此牛

2018-06-13 14:26
 

本事件缘起于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宣判的一起民事纠纷案,原告丁伟程诉被告杨桂林借款600余万元逾期不还,被告杨桂林则坚持认定只欠丁伟程165万元,由于双方历史借款次数众多,许多借款、还款细节已无法厘清,但高院对双方较大款额的资金往来进行反复审定后,认定被告杨桂林的主张自相矛盾,终审判决维持江苏省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判定,即要求杨桂林归还向丁伟程借款的本息金额约1000余万元。

很明显,这是一起简简单单的公民个人借款纠纷,经过中级、高级人民法院的反复审查,做出合理裁定,为借款方执行了“正义”。

表面上看此案件确实简单,但事情的真是如此吗?

本来,若杨桂林能积极履行法院判决,完成还款,这件事就会尘埃落定。但有道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正因为杨桂林的“作死”成为老赖,才导致此事件被深扒,原来隐藏这起“简单”纠纷案背后的竟是一起违法违纪的“大戏”。

其实丁伟程在诉讼中追加了南京东部路桥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部路桥)为被告,该公司也被判定对还款承担连带责任,此情形也成为后续事件的关键点。本案的高院判决书中写明:“南京路桥公司为扩大施工市场,拓展经营范围,经工商部门核准登记,成立盐城分公司,负责盐城市项目的日常管理事务,并聘任杨桂林为盐城分公司负责人,负责管理盐城分公司的全部经营活动。”

也就是说,杨桂林在本案中与东部路桥是“上下”级关系,但别人可能会纳闷,杨桂林向丁伟程的个人借款与他上级公司有何关系,凭什么上级公司要承担杨桂林的还款责任呢?

正是这点纳闷才引出事件的“猫腻一”:由于东部路桥在2011年获得了中标价为1.216亿元的盐城振兴路跨蟒蛇河大桥工程 BP项目工程(目前已经竣工验收),随后东部路桥便迅速在盐城成立分公司,并由杨桂林全权负责工程项目的一切事宜。由于BP项目是由企业全额垫资,竣工后再由政府“购买”。因此,实际施工方在该项目中需要大量资金推进工程。但在高院审查过程中,东部路桥始终未能提供其向该工程投入建设资金或向材料商支付款价的相关证据,故法院认定东部路桥在该工程中未有资金投入。

中标方不投钱,那这些钱是哪来的?自然是负责人杨桂林自行支借的,而其中一方就是丁伟程。从丁伟程提供的资料来看,正是由于杨桂林执有振兴路跨蟒蛇河大桥工程 BP项目工程相关资料,才使得丁伟程认为杨桂林借款是用于项目,才向杨桂林进行投资(利息收益)。因此,从这个意义来看,法院才认可杨向丁的借款并非个人性质,因此东部路桥一并承担连带责任毫无问题。

“猫腻二”:随着事件的发酵,目前已有人举报东部路桥在投标跨蟒蛇河大桥工程 BP项目工程过程中“围标”,举报称“陪标”公司为徐州公路工程总公司(开标价格122391589.01元)、京同力路桥建设工程有限公司(开标价格122254042.53元),中部路桥(开标价格121601281.19元)曾向二家公司分别打款1500万元(招标保证金)。

如果此事属实,中部路桥在项目中已存在违法行为,其随后成立分公司由杨桂林全权负责也是在为“转包”铺路,在上述提到的举报中称南京东部路桥将蟒蛇河大桥以中标价转包给盐城市桂诚建设工程有限公司,而该公司根本没有任何建设工程的资质。

中部路桥不往项目中投钱,也确实符合“转包”的情形。让人不免怀疑,中部路桥与杨桂林之间已经建立攻守同盟,因为在高院判决之后,无论是杨桂林个人还是东部路桥都拒不还钱,就在判决生效后东部路桥还将已经从政府收到的项目款额打给杨桂林,而不是丁伟程,也足见其嚣张。

更重要的问题在于,在东部路桥的“转包”之下,盐城振兴路跨蟒蛇河大桥工程 BP项目工程究竟质量到底如何,确实需要在心中打个问号,近年来因层层转包而导致的工程质量问题并不在少数。而且,从中部路桥与杨桂林拒不履行法院判决、毫无契约精神的态度以及破坏市场秩序的围标、转包行为中看到,他们所欠的不仅是丁伟程的债款,同时也欠公众一个“真相”。

原文链接:水深,南京东部路桥公司违规围标转包且拒还借款,此公司为何如此牛 - 法制在线  http://www.cntvfz.cn/a/2018/sh_0612/1751.html

 
分享到:
收藏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