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省鹤岗:大连人退出公司后 败诉债务也让他来扛

2018-03-16 14:23

原标题:黑龙江省鹤岗:大连人退出公司后 败诉债务也让他来扛)

   2017年下半年,黑龙江省鹤岗市中级法院和鹤岗市兴安区人民法院枉法裁决了一起奇葩案件:大连市居民吴世均和黑龙江省鹤岗市朋友,成立公司作为股东并出任法定代表人,但吴世均很快退出了公司。之后这家公司在经营中摊上官司,被法院执行时,认定吴世均有抽逃出资行为,追加第三人吴世均为被执行人,且在吴世均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查封了吴世均的账户、房屋。记者对此案调查发现,这起错案漏洞百出,甚至出现裁决时使用了修订前法律条文的笑话。

   和朋友成立公司任法定代表人 虽然退出也惹上官司

   2013年8月,原来在黑龙江省工作的吴世均已定居在辽宁省大连市。黑龙江省鹤岗市的两个朋友找到他,希望一起成立公司。他们成立了大连兴邦国际贸易有限公司,吴世均为法定代表人和股东,公司注册资金500万元。吴世均拥有股权115万元。2014年4月28日,吴世均的法定代表人过到别人名下,且股权也转让给张某和赵某,4月30日进行了变更登记。


吴世均手持判决书,非常气愤


   2016年12月29日,鹤岗兴安法院判决大连兴邦国际贸易有限公司向鹤岗隆鑫洗煤有限公司支付购煤款等1435722.38元。这笔业务是2014年04月30日以后发生的。而2014年04月30日起已吴世均不是大连兴邦国际贸易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和股东。

   2017年3月3日兴安法院在执行中认定, 2013年8月14日吴世均将验资账户内的598.8万元(后纠正为498.8万元)一次性转回其个人在建行开立的账户未有转回,公司股东徐明航以备用金往来款名义在华夏银行的一般账户取款。从而裁定,追加吴世均、徐明航为被执行人,并查封了吴世均的账户、房屋。

   吴世均对记者表示,原本以为,退出公司后公司经营等行为已与自己无关,但他在银行取款时自己的账户已被查封。这时他才知道,他和朋友成立公司,虽然及时退出,但也惹上了官司。影响到自己生活的吴世均查明,自己用于经营的一次转账行为被兴安法院扣上了抽逃资金的帽子,这让他哭笑不得。

   以执行代替审理  用于企业经营的资金怎么成了抽逃注册资金

   有专业律师律师说,正常的法律程序是法院先裁定吴世均确有抽逃资金行为后,才可以追加他为涉案的被执行人。兴安法院执行庭只能进行程序认定,无权对实体事项进行审理,是否抽逃资金是实体事项,应当由审判庭进行审理,兴安法院执行庭在外力影响下,公然违反法律规定,以执代审,明显是违法违规的,由此产生的认定也是违反程序的,应予纠正。但此案却以执行代替审理,直接在吴世均毫不知情时查封执行其财物,似乎是不给你说理的机会。吴世均提起的执行异议却被驳回,无奈之下,他只好提起执行异议之诉。


两级法院判决书


   鹤岗市兴安法院驳回了吴世均的诉讼请求,他又上诉至鹤岗中院,鹤岗中院维持了一审的判决,认定:“本案上诉人未经任何法定程序,即将公司注册资金500万元转到其个人账户498.8万元,应属抽逃出资行为。”

   吴世均认为这一错误的裁定完全罔顾事实,更不是以事实为根据。吴世均作为当时的法定代表人为企业经营支配企业的资金完全是正常的。而他已经不是股东时,公司仍然出具证明,证明他当时的行为是经营行为,所以根本就不存在所谓的“其他未经法定程序将出资抽回的行为。”注册资金进入企业,就是企业的运营资金,而不是只能呆在企业帐上的死钱,用于经营完全是正常的,不存在违反什么法定程序的问题。

   所谓被抽逃的资金已分笔偿还  法院对此视而不见

   大连兴邦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为吴世均所出的证明已经充分说明所使用的资金是企业经营的需要。大连兴邦国际贸易有限公司的证明及中国银行凭证、吴世均的委托书、大连兴邦国际贸易有限公司的收据,法院出示的证据中,有张有通过银行向大连兴邦还款的记录,可以证明吴世均已委托张有分四笔归还公司共394万元,其余款项已形成经营亏损。动用企业资金是正常支配企业资金的行为,吴世均也归还了资金,时至今日仍然是企业认可的行为,没有违反什么法定程序,根本就不符合上述抽逃出资的条件。也根本没有损害公司权益,法院裁定对此视而不见,令吴世均非常气愤。

   可笑的是  一审兴安法院的裁定使用是修订前的法条

   2014年2月17日修订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三)第十二条规定:“公司成立后,公司、股东或者公司债权人以相关股东的行为符合下列情形之一且损害公司权益为由,请求认定该股东抽逃出资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一)制作虚假财务会计报表虚增利润进行分配;

   (二)通过虚构债权债务关系将其出资转出;

   (三)利用关联交易将出资转出;

   (四)其他未经法定程序将出资抽回的行为。”

   一审兴安法院法院仍以修订前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一)将出资款项转入公司账户验资后又转出;(五)其他未经法定程序将出资抽回的行为。”来认定吴世均抽逃出资,并认为抽逃注册资金具有无因性显然是适用法律的错误。

   二审法院不仅没有纠正这一错误,一味地袒护一审法院,绕开一审的错误不提,认定:“其中第(四)项为其他未经法定程序将出资抽回的行为。本案原告在大连兴邦国际贸易有限公司验资后的第二天,未经任何法定程序,即将公司注册资金500万元转到其个人账户498.8万元,应属抽逃出资行为。”显然也是适用法律错误。二审法院根本就没有说明吴世均动用企业资金进行经营的行为未经过什么样的法定程序,两审法院一定要不管事实非要把抽逃出资的帽子扣在吴世均头上,维护他们法院的共同利益。如果依法处理根本就不应在法律规定的条件以外认定股东抽逃出资。

   被执行人有财产可供执行 未经审查股东是否抽逃出资就被追加为执行人

   专业律师认为,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执行中变更、追加当事人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八条规定:“作为被执行人的企业法人,财产不足以清偿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债务,申请执行人申请变更、追加抽逃出资的股东、出资人为被执行人。”财产不足以清偿债务,是追加股东为被执行人的前提。而大连兴邦是有财产的,就不应当追加吴世均为当事人。大连兴邦国际贸易有限公司在与本案被上诉人的合同纠纷庭审中称:“我们现在也是有债权,我们希望执行的时候去执行欠我公司的钱的”。上诉人举证证明的大连兴邦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与七台河市银佳煤炭有限责任公司签订的还款协议,也证明公司有资产,是有能力清偿债务的。因此,大连兴邦有其他债权可供执行,不符合股东追加为被执行人的条件。

   执行错误接连二三发生 其动力之源明眼人都清楚

   二审判决生效前就对吴世均的银行存款进行扣划。

   二审法院在2017年12月1日向吴世均邮寄送达判决书,律师于12月4日签收,判决应在12月5日生效。在判决未生效的情况下,执行庭本应停止执行,但兴安法院执行庭执行法官却在2017年11月23-24日对吴世均的银行存款进行扣划。造成执行法院如此明显违法的冲动执行行为,执行法官的动力从何而来?

   吴世均已被兴安法院执行了106余万元,而在此情况下,兴安法院执行法官却对吴世均和他人的共有财产直接进行评估拍卖,既没有通知共有人,又没有给予共有人提出异议法律权利,明显是不顾法律规定,就是为了讨好申请人,申请人要怎样,法官就怎样,难道人民法院是“私人作坊”?

   吴世均早已移居到黑龙江省之外,法院的不公平执行可见其不是一般的“欺生”。同样被追加为被申请人,徐明航在上海大公司上班,月收入过万,法院能查到吴世均的银行账户,为什么就不查徐明航胡银行账户?徐明航在大连也有房产,为什么执行吴世均的共有房产,却不执行徐明航的个人房产?对于徐明航,法院一根毛也没执行到,难道就是因为徐明航的老爸是鹤岗政府部门的领导?还是仅仅就是因为吴世均是外地人。

   目前不仅吴世均的帐户已经被划款,其共有房产也提起评估拍卖手续,吴世均马上到了无家可归的境地。吴世均难以置信,黑龙江省法院真的都这么“黑”?
   黑龙江省鹤岗:大连人退出公司后 败诉债务也让他来扛 - 舆情监督 - 头条新闻中心-头条网_头条日报  http://www.haotoutiao.cn/news/s/2018/0301/84403.html

黑龙江省鹤岗:大连人退出公司后 败诉债务也让他来扛_山东法制传媒网  http://www.sdfzcm.com/a/minsheng/20180316/13813.html

 
分享到:
收藏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