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一环卫工人遭“空手套”被软禁殴打致残

2018-02-08 18:45

耿庄是位于郑州市南三环与中州大道西北角的城中村,原先那个具有300多年历史的老耿庄不复存在。

耿国营今年58岁,是一位在老耿庄出了名的老实人,是郑州市管城回族区航海东路街道办事处的环卫工人。

耿国营是一个苦命的人,没有上过学。十年前,妻子因病去世,48岁的耿国营独自带着一个女儿一个儿子艰难度日。

然而就这样一个年仅六旬的老环卫工人竟然遭遇“空手套”,被多次软禁殴打胁迫签字画押。耿国营性格本来就内向,渐渐积愤成疾,两次脑梗后,变成了无法行走的残疾人。

天方夜谈式的霸王协议

给耿国营下“空手套”的人叫狄建峰(别名狄虎、虎子,1974年4月出生)和李新伟(河南浚县人,1978年3月出生)。

这事还得从2010年春天说起,耿庄村列入城中村改造范围。很多村民得知后,为了多取得赔偿,都在原有建筑物上面加盖房屋、活动板房。

这时,狄建峰出现在耿国营家门口,攀亲戚成了耿国营“表弟”。狄建峰犯有“敲诈勒索案”前科,曾于2002年12月在郑州法院西街2号院地下室殴打燕某勒索三万元而获刑一年。

有这样一个不知悔改的“表弟”,老实巴交的“表哥”耿国营注定是被欺辱的。悲剧开始上演了。

狄建峰攀亲戚做“表弟”的目的很明确,骗取“表哥”耿国营的拆迁赔偿款或安置房。可是,自己既没钱买料又不懂建筑,怎么办?——空手套。

狄建峰第一时间想到了“专吃这路”的朋友李新伟。李新伟一听狄建峰对耿国营的介绍,兴奋极了。俩人狼狈为奸,诡计多端。

李新伟很快将所需的红砖、大沙、水泥、板材骗取到位。有了建筑材料,谁来施工呢?狄建峰、李新伟便找来几位建筑工地的民工,口头承诺按时施工竣工结算。

一切就绪后。狄建峰以担保人的名义,于2010年2月10日,李新伟与耿国营签订了合伙建房《协议书》:李新伟承担70000元建房所需资金,负责建房资金及施工的管理,在耿国营宅基地原有两层房屋的基础上再建一层,补偿款及安置费用全归耿国营所有。所建房屋自竣工之日起,双方即共同对该地上房屋的共建部分享有所有权,耿国营分给李新伟一套建筑面积为90平方米的房屋,如违约,除需归还李新伟的建房费用70000元外,另再支付给李新伟30000元补偿款,再向李新伟支付违约金100000元。

这是一份彻头彻尾的“霸王协议”,花七万元在他人宅基地上加盖一层房就要房主一套90平方米的房屋,如果不给房,至少索要20万元。难道说,李新伟承担70000元建房所需资金是美元?要么是欧元?

2010年11月11日,管城区接到关于《河南日报》14版报道的关于“航海东路街道办事处耿庄村面临拆迁的房屋上加盖铁皮房”的问题后,区委、区政府领导高度重视,立刻责成航海东路办事处对该问题进行调查。航海东路办事处当即对突击搭建的房屋进行了摸底排查,并立即组织拆除。

耿国营宅基地上的第三层再建房屋便在拆除之列。也就是说,狄建峰、李新伟联手在耿国营宅基地上的在建简易活动板房并未竣工,更谈不上到玉石板的房顶层面,就被耿庄村委会制止拆除。

据当地知情人士透露,李新伟拉到现场的红砖、大沙、水泥等材料只需二万出头,狄建峰最终也没有给施工人员结清工程款就被轰走了。他们所建的“半拉子”活动板房自始自终的成本绝对不到三万元。

不到三万元成本就要套取他人一套建筑面积为90平方米的房屋,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谈。

软禁殴打强迫签字画押

眼看煮熟的鸭子就要飞走。李新伟、狄建峰清楚,按照双方签订合伙建房《协议书》,需再建一层的活动板房并未竣工就被制止拆除,自己违约在先。

阴险狡猾的李新伟、狄建峰岂能善罢甘休?他们机关算尽,想到了霸王硬上弓,强迫耿国营出具所有对他们有利的证明,利用死马当活马医的方法“救活”那份天方夜谈式的“霸王协议”。

首先是所谓的活动板房“70000元建房所需资金”证明。但是,协议书已经注明,资金及施工属于李新伟和狄建峰负责,耿国营加建活动板房是不出资的,这“70000元”与耿国营毫无关联呀。怎么办?——伪造证据,强迫耿国营签字画押。

于是,漏洞百出的证明出来了。未签订“霸王协议”的前九天——2010年2月1日:耿国营分别收到甲方李新伟三万、二万元现金,共计五万余;签订协议后的第二天——2010年2月11日,狄建峰向李新伟出具借2000元借条一张。载明:房子拆迁李新伟房子分到后,借条作废;2010年3月9日,担保方狄建峰向李新伟出具收条一张,载明:今收到李新伟建房款30000元整;2010年3月23日,担保方狄建峰向李新伟出具收条一张,载明:今收到建房款10000元整,共收到70000元整建房款已全清。

值得解释的是,2010年2月1日:耿国营分别收到甲方李新伟三万、二万元现金,是在签订建房《协议书》之前,时间不对。狄建峰于2010年的2月11日、3月9日、3月23日分别向李新伟收取2000元、30000元、10000元共计4.2万元,与耿国营毫无关系。

可怜的耿国营没有见到一分钱,又不识一个字,就莫名其妙地进入了李新伟、狄建峰设计的“空手套”。

李狄二人丧心病狂,几经周折在石化路35号找到了郑州农药厂化工分厂内耿国营的临时租房,打骂威胁,还摔碎了耿国营的手机,禁止耿国营与女儿通话;而后又将上班期间的耿国营拉到路旁与郑州市通站路160号的永丰新都东门的“逍遥镇胡辣汤豆沫”早餐店内按手印画押。稍不顺从,李狄二人就会对耿国营拳打脚踢。

无休止的打骂威胁和拳打脚踢,耿国营吓得躲躲藏藏,不敢再去上班。2014年6月30日,积愤不泯的耿国营病倒了,送到郑州市第一人民医院救治,诊断为桥脑梗塞、颈椎退行性改变、椎间盘突出。

李狄二人得知耿国营已经行走不便,生活不能自理,不敢再实施暴力行动,只能等待机会。

2016年10月初,李狄二人打听到耿国营宅基地置换的安置总面积为600平方米,共安置四套住房,其中一套在正商华钻耿庄花苑南苑滨园三号院耿庄安置区(后简称滨园3号院:)1号楼1单元804室,约94.85平方米。

李狄二人再度丧心病狂,选择了铤而走险。他们不顾耿国营的死活,于2016年12月9日将耿国营从家中拉到永丰新都西门的“逍遥镇老杨家胡辣汤”店内,练习抄写他们已经起草好的所谓“承诺书”(耿国营自愿将耿庄村安置给本人的“滨园3号院”1号楼1单元804房房屋转让给李新伟,用于冲抵当年建造房屋所出的款项),扬言一天练不会就练两天,否则别想回家。李狄二人随后在胡辣汤店对面的棋牌室打牌,几个社会闲杂青年随时盯着耿国营一举一动,防止离开。

被软禁两天一夜的耿国营,一不识字二来手脚不便,只得含泪一笔一画依葫芦画瓢“抄”完了“承诺书”,并在李狄二人事先打印好的2016年10月29日《房屋转让协议》和《申请》签字画押,后被放回了家中。

胆寒心惊的耿国营看到了寻找自己两天的女儿、女婿和儿子,声泪俱下,说出了这些年的悲惨遭遇,一家人抱在一起,哭成一团。他们选择了报警,但是苦于耿国营失忆严重而且吐字不清,难以取证的警方毫无办法。

一看警方介入,而且耿庄村委也听说了耿国营的被骗之事。李狄二人只有选择最后一根稻草——法院。2017年2月14日,恶人先告状的李新伟手持漏洞百出的五份证明和耿国营被逼抄写的《房屋转让协议》向郑州市管城区人民法院提出诉讼。要求判令耿国营给李新伟一套90平方米房屋,还得赔偿李新伟120万元经济损失。

蹊跷的是,郑州市管城区人民法院竟然予以立案,并于2017年5月31日作出(2017)豫0104民初1165号民事判决:原告李新伟与被告继续履行双方于2016年10月29日签订的《房屋转让协议》;原告李新伟享有位于郑州市管城回族区滨园3号院1号楼1单元804房屋的所有权。

2017年6月21日,不服一审判决的耿国营依法提起上诉。2017年8月11日,河南省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7)豫01民终9106号民事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收到判决的耿国营,两眼发黑,头晕倒地,卧病不起,2017年10月26日病情恶化,送往郑州市第一人民医院住院,诊断结果为:脑梗赛、脑萎缩、脑动脉硬化等。

【采访手记】看着儿女搀扶、步履蹒跚的耿国营来到被李新伟、狄建峰打骂威胁的一处处地方,让人不禁落泪。在采访期间的2017年12月16日上午,竟然抓拍到郑州管城区人民法院执行法官王林山在法院门口单独与李新伟的委托代理人李更正(新郑市龙湖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1961年5月出生)谈笑风生,然后西走与李新伟仨人一起在丰和美食共进午餐。

一位资深律师现身说法,李新伟与耿国营签订的所谓联合建房《协议书》签订时耿庄村已进入拆迁安置程序,协议内容属恶意串通损害国家、集体利益,应为无效;李新伟与耿国营签订的《房屋转让协议》、申请和承诺书,也属无效,因为非耿国营本人自愿书写,惨遭武力胁迫而成。

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管城区人民法院缺乏明察秋毫的态度,就简易判决,显然有失公允。郑州管城区人民法院执行法官王林山私自公然与当事人一起进餐,违反了法院制度基本原则,有损于司法公正。郑州管城区人民法院纪委应当严查。

李新伟、狄建峰二人已涉嫌伪造证据罪、强制交易罪、和非法拘禁罪,已经触犯了三条《刑法》,希望当地公安部门介入立案侦查,早日将不法分子绳之于法。

本文转自:http://erqifayuan.fyfz.cn/b/939579?from=singlemessage

郑州一环卫工人遭“空手套”被软禁殴打致残__新闻快讯  http://www.xwkx.net/Biz/6/149198.html

分享到:
收藏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