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平邑:面对“违建”,是该痛定思痛,还是无动于衷?

2018-01-03 15:57

image.png

正风报道网山东讯(梁培发)近年来,由于制度不健全、违法成本低、监督不完善等原因,建筑质量“豆腐渣”家族“人丁兴旺”,“楼倒倒”“楼脆脆”“楼歪歪”等现象频现,给老百姓的人身和财产安全带来巨大隐患。近日,正风报道网“舆情观察”接群众举报后,赴山东平邑县调查并发回报道。

image.png

 老邱峪社区村民们实名举报

老邱峪社区新建“民生工程”隐含重大安全隐患

据2015年12月29日人民网报道称:29日下午,因山东省平邑县近期连续发生安全生产事故,山东省临沂市委决定并报经山东省委批准,平邑县委书记、县长、常务副县长、分管副县长被免职,新的党政主要负责同志已到位履职;

中新网济南10月21日电,据山东省临沂市相关部门证实,截至2015年10月21日17:30分,平邑天宝化工爆具手动线401工房爆炸事故现场救援基本结束,经专家现场勘察确认,爆炸中失联的9名工人,已全部遇难;

新华社济南12月29日电,29日下午,山东省临沂市平邑县召开全县领导干部会议,宣布关于该县县委、县政府领导同志人事任免决定。因平邑县近期连续发生安全生产事故,临沂市委决定并报经山东省委批准,平邑县委书记、县长、常务副县长、分管副县长被免职,新的党政主要负责同志已到位履职。2015年12月25日7时56分,位于平邑县保太镇的玉荣商贸有限公司石膏矿发生局部坍塌事故,当时共有29人正在作业,到目前已有11人获救,1人遇难,仍有17人被困井下。

前车之覆,后车之鉴。按理,平邑县有关部门应该举一反三,引以为戒,对各领域安全生产问题强化监督管理。

然而,警钟虽频响,但是否引起平邑县有关部门的足够关注并提高责任心呢?正风报道网“舆情观察”从日前一份“平邑老邱峪村腐败问题触目惊心,多次反映举报各级领导不作为”的举报来看,答案是否定的。

image.png

 正在建的老邱峪社区违建住宅楼

这份举报反映的是平邑县平邑街道老邱峪社区新建住宅楼没有任何合法手续,却敢违规施工。跟帖者纷纷留言“楼房没有监理单位监理,豆腐渣工程危害老百姓生命财产,村主任、村书记承包建楼工程。老百姓多次打举报电话,县建设局领导来村里调查被村主任书记找关系平息,没有下文”等等。

正风报道网“舆情观察”了解到,举报违规建设的尽管是老邱峪社区的一座住宅楼,但事关几百名社区村民的生命安危。这里面反映的安全问题,恰恰再次印证了平邑县有关部门对安全生产问题的监管缺失。

从网民的关注和当地村民的举报材料看,村民们主要担忧的是老邱峪社区2017年8月份新开工的住宅楼在施工过程中,出现了很多不符合施工规范的事,住宅楼质量存在重大安全隐患。为此村民多次向有关部门反映,但村民感觉平邑地方政府和相关部门对老邱峪村正在施工的住宅楼存在的问题淡然处之,置之不理,没有引起一丝一毫关注。村民们气愤无奈地说:“这要是他们住的楼,会不管不问吗?”

image.png

正在建的老邱峪社区违建住宅楼

image.png

正在建的老邱峪社区违建住宅楼

据了解,该工程位于老邱峪村委办公楼后面,由平邑县创新建筑安装有限公司施工,目前已建地上二层。据当地知情村民介绍,该住宅楼共建7层,大约有四十多套房子,建筑面积近1万平米,工程没有公开招标。当地一位熟悉该项工程的建筑行业人士介绍,村民最大的担心是工程地槽严重不合格,基槽挖完未经上级主管部门验槽,就进行基础的后续施工会带来质量问题,没有质检部门验收,没有监理部门监管。宅楼的基础,目前深度0.8米,后沿深度6.0米,基础土质为松石,东北角位置,且斜度大约在45°,施工企业未采取保证质量的措施(未清理干净浮土,未将斜茬做成台阶式),就用毛石混泥土浇灌,且毛石混凝土质量也不合格,毛石占比70%以上。违反质量施工规范及验收规范,给整个楼造成质量隐患。老邱峪社区一了解内情的村民指出,这样存在很多隐患问题的住宅楼,“在今年十月份的时候就已经有近十套房子已经预交房款出售”。

针对该住宅楼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及建筑工程施工许可证等有关手续情况,村民满腹牢骚地说:“我们曾经多次向建设局反映情况,得到的反馈结果是该社区在建住宅楼没有建设手续和施工手续,但奇怪的是就是没有监管部门来查处。”据知情者称,老邱峪社区新建住宅楼项目没有办理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以及建筑工程施工许可证等有关手续。

该工程2017年8月份开始施工后,老邱峪社区群众就多次向有关部门反映该工程违规建设问题,但平邑县住建局并没有采取停工整改等措施。

耐人寻味的是,就在2017年7月7日全县城镇违法建设治理集中攻坚推进大会上,平邑县领导强调在摸清底子、界定准确、程序完备的基础上,勇于担当,敢于“亮剑”,铁腕执法,推动拆违治违工作深入开展。做到“件件有回音、事事有着落”,彻底斩断违建者的侥幸念头和观望心态。让违建行为“无利可图”,让违章建筑成为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然而,老邱峪社区新建住宅楼就是在这种所谓的“大张旗鼓、雷厉风行”的拆违行动中顶风而上,违规建设,无疑是给相关领导扇了一记响亮的耳光!

那么,老邱峪社区这栋各项手续不全的住宅楼为什么就成为拆违行动的“漏网大鱼”呢?

老邱峪社区的村民充满疑问,更充满疑惑,既然没有办理施工手续为什么能施工?

在高强度的拆违行动中又没有受到影响?

有关部门为什么在监管上不作为?

 

老邱峪社区乱象背后,是否存在利益输送?

正风报道网“舆情观察”在走访中了解到,老邱峪社区在2012年以前还叫老邱峪村。全村人口2300多人。

令人大跌眼镜的是,实际领导老邱峪社区的既不是村支书,更不是村主任,而是一位年近八十的副村支书林希运。

村民们说:“林希运斗大的字识不了一箩筐,村里所有的财务来往几乎都是别人签字,他只管收钱。”

正风报道网“舆情观察”获悉,林希运在20多年前曾任过两届村支书。如今不顾年迈复出,不是因为“年高德望”,而是霸气过人。村民们视他如“村霸”,对他的所作所为敢怒不敢言。

老邱峪社区还有一个奇怪的现象,象征掌管社区日常事物权力的公章,既不掌握在村支书手里,也不掌握在村主任手里。

村民们说:“近几年来,我们村里财务账目从不公开,问题很多,尤其是有两千万的收支没有公开,我们也多次反映,都没有回音。更严重的是天宝化工竞得我们村的荒山和土地共计4272万元,但这笔款给我们村就1400多万,其余款项去向不明。可能就是因为这个原因,上级部门对我们村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林希运的霸道,确实让老邱峪的老少爷们心惊胆颤。他曾经在村里的大喇叭里公然叫嚣:“镇里治不了我,村里也治不了我。没有手续,我就是要盖。”

他还在大喇叭里威胁反映他问题的村民:“我想抓谁就抓谁,看你们谁敢再去上访?”果不其然,2017年12月6日下午,老邱峪社区去县里反映问题的肖传军以及在县医院陪丈夫看病的朱士玲就被有关部门带走“了解情况”,除了朱士玲第二天放回家,肖传军至今下落不明。

另外据悉,将来村民们要入住,还须向村里缴纳每平方米1300元的“成本价”。村里很多人已经把原来的旧房扒了,就等着“上楼”了。

image.png

老邱峪社区村民向有关部门反应情况

众所周知,违法建筑不仅严重侵蚀城市公共资源,制约城市化建设发展进程,更侵害广大群众的根本利益。

正风报道网“舆情观察”深深忧虑,平邑县老邱峪社区新建住宅楼工程未批先建背后,究竟隐藏着什么?民生工程是否会成为隐患工程?老邱峪社区乱象背后,是否存在利益输送?

相关问题毕竟涉及到老百姓住宅安全问题,应该引起平邑有关部门的重视和关注。
    
山东平邑:面对“违建”,是该痛定思痛,还是无动于衷?_舆情观察_正风报道网-《中国领导科学》杂志社官方网站  https://thereport.cn/newsDetail_forward_25490.htm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