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连江民企或涉巨额行贿续:法院庭长疑充当“保护伞”

2018-01-01 13:05

福建连江钰龙公司因拆迁获6200万补偿,董事长王天龙称要从补偿款中拿出800万“送礼”行贿;此前,他出示的账单表明公司已送出56万多元。

这一荒唐的腐败窝案被媒体以《福建连江:民企遇拆迁称要拿800万行贿 老板扬言不怕告》为题进行曝光后,引起了强烈的社会反响,网友评论道:都送了那么多钱,保护伞肯定不少吧,谁还怕告呢?

要说不怕告,还真有那么回事,因董事长王天龙侵吞股东刘通等人数千万元资金,刘通因此提起诉讼,并申请查封公司的银行账户;但受案的连江县法院民二庭林建庭长消极办案,死活不去查封,存在为钰龙公司充当“保护伞”之嫌。

无奈之下刘通只能向连江法院撤诉,重新向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最终福州中院才依法对该银行账户进行查封冻结,从而避免3000多万资金再次被王天龙非法转移。

福建连江民企或涉巨额行贿续:法院庭长疑充当“保护伞”

民企老板要拿800万行贿谁?

2009年3月,刘通先生与王天龙、王传达父子合股,投资成立福州钰龙轧辊铸造有限公司。刘通先后出资1375万元,占股27.5%,其余股份72.5%由王天龙、王传达父子持有,其中王天龙任董事长、王传达任出纳。

公司位于连江县,而刘通本是长乐人,且长期在外地,因此公司均由王氏父子经营。 公司正常生产经营八年来,刘通从不过问公司经营情况,任由王氏父子处理。

2017年年初,因国家建设需要要,政府对钰龙公司的土地、厂房等进行征收;经评估,最后政府决定给予钰龙公司补偿6250万元。

2017年5月31日,代表连江县人民政府的连江县土地发展中心,将第一期补偿费3122万元发放给了钰龙公司,可该款到账后仅一天时间,就被王氏父子给全部转移走了。

福建连江民企或涉巨额行贿续:法院庭长疑充当“保护伞”

由于刘通投资进来的资金,也是民间筹措而来,涉及数十人。该数十投资人得知情况后,十分着急,要求立即与王氏父子进行谈判,可王氏父子只同意按刘通投资本金的105%作一次性了断。

但是,其他投资人不同意,他们认为,就算公司八年都不挣钱,即便按这次政府拆迁所给的补偿,破产清算也不止105%,况且还有那么多的机器设备、以及未收回来的1700多万元债权?

而王氏父子则称,在公司经营过程中,他们向有关部门送礼花了不少钱;而且,这次拆迁结束后,公司还应再拿出1000万元来送礼。刘通方面对此提出质疑,认为送1000万的礼太多了,何况此前已被王氏父子送出了56万?

尽管刘通等人对送礼事宜持不同意见,但王氏父子最后称至少也得送800万元,这似乎是他们讨价还价的结果。

福建连江民企或涉巨额行贿续:法院庭长疑充当“保护伞”

亲家被指“吃人不吐骨头”

在此前的报道当中,王天龙、王传达父子还涉嫌职务侵占、挪用资金等犯罪问题,目前该案正在连江县公安局的进一步侦办当中。

其实,本案当中的王天龙,与被侵害人刘通,本为亲家关系;早年,刘通的女儿嫁给了王天龙的儿子王传达,因此本案当中的王传达,实为刘通的女婿。

2009年3月,王天龙邀请刘通花费3800万元将钰龙公司转让过来自己经营,一个月后他们又共同出资1200万将公司增资到5000万,但该1200万元资金从未用于公司生产经营,而是一直放在王传达的个人账户上,被其占用至今。

刘通基于这层亲戚关系,从来不过问公司的经营状况。当时刚投资时,王天龙承诺在一年半时间内就能回本,但结果用了八年时间才将本钱拿回来。

王天龙、王传达正是利用刘通的充分信任,大肆侵吞挪用公司资产,就连基本的账本也拒绝让刘通过目。截止2017年5月,公司资产仍有1.17亿元;其中,包含本次拆迁补偿费6200万元、公司现金870万元、对外债权1700万元、公司成品500多吨、半成品约700吨、加上设备和其他原料,价值约3000万元。

按5000万元的总投资,结合1.17亿元的现有资产计算,股东应当按投资额的2.2倍进行分红清算,但王天龙却只打算拿1.05倍的价值将刘通等人打发走。

福建连江民企或涉巨额行贿续:法院庭长疑充当“保护伞”

刘通称,这个王天龙突然变得“吃人不吞骨头”,原来是其女儿与女婿王传达的婚姻关系已经破裂,从而造成他与王天龙的亲家关系也名存实亡;因此,王氏父子就想方设法对刘通等投资人进行蚕食,最好一分钱也不给。

接着,王天龙便有预谋、有步骤地“架空”刘通,在第一笔拆迁补偿款3122万元快发下来之际的2017年5月5日,王天龙父子未经刘通及公司法定代表人刘键捷(刘通之子)的同意,擅自以股东会的名义将公司法定代表人变更为“张学仲”。

在变更法定代表人的前一天晚上,刘通要求股东会推迟一个小时召开,他和公司法定代表人刘键捷要赶过去参加;但王氏父子丝毫不顾刘通等人的利益,不仅如临大敌般地雇请了20多个社会闲杂人员到公司“对阵”刘通,而且在刘通他们赶到公司之前的10:28时,王天龙就早已通过律师在工商局将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给变更了。

法定代表人被王天龙变更后的2017年5月31日,连江县土地发展中心将第一笔50%的补偿款3122万元转进了公司的户头。仅一天之后,该3000多万补偿款被王氏父子一转而空。

福建连江民企或涉巨额行贿续:法院庭长疑充当“保护伞”

 

法院庭长消极办案疑充当保护伞

眼看与王天龙父子不再有谈判的空间,且他们能在一天内将3000多万补偿款全部转移走,再加上王天龙持有美国绿卡,王传达也持有为期十年的美国商务考察签证。为预防王氏父子将最后一笔拆迁补偿尾款3000多万元再转移,无可奈何的刘通,只好寻求法律的帮助。

2017年7月初,刘通向连江县人民法院提起了诉讼,同时申请法院对尚未发下来的3000多万补偿款进行查封冻结。

可就是这样一起再正常不过的诉讼,却遭到连江法院民二庭庭长林建的百般刁难。7月21日上午,刘通及律师再次来到连江法院递交材料,并催促财产保全事宜,但值班室致电林建办公室却没人接,其他法官称林建今天不会来上班;结果,当林建从自己的办公室走出来时恰巧被刘通的代理律师撞见。为此,林建并不为欺骗当事人的行为感到愧疚,反而态度恶劣的对律师训斥了一通。

福建连江民企或涉巨额行贿续:法院庭长疑充当“保护伞”

由于拆迁补偿协议约定,第二笔拆迁尾款将于8月8日发下来,如果不在此之前将该款查封冻结,必将被王氏父子非法转移,刘通等人非常着急。

这边是刘通等人迫在眉睫,而另一边则是林建在没有任何理由的情况下消极办案,拒绝对该3000多万的拆迁尾款进行查封冻结,有为钰龙公司充当“保护伞”之嫌。

在林建无故拖延、消极办案、有为钰龙公司充当“保护伞”之嫌的情况下,刘通只好向连江法院撤诉,紧接着向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重新起诉。

好在福州中院民二庭法官公正司法,依法及时对该拆迁尾款进行了查封冻结。

福建连江民企或涉巨额行贿续:法院庭长疑充当“保护伞”

同一个国度、同一个城市,为什么福州中院能依法查封冻结的案件标的,在连江法院却遭遇消极办案呢?原来,经办该案的连江法院民二庭庭长林建,曾办过钰龙公司多起经济纠纷案,他们之间的关系,局外人很难说得清楚。

例如,连江县法院于2016年6月27日宣判的钰龙公司诉辉煌重工集团有限公司货款纠纷案(案号:(2016)闽0122民初1503号),其独任审判员就是林建,该案以辉煌公司缺席而被判决应支付280多万货款而告终。

而针对林建拒不依法查封钰龙公司拆迁尾款一事,网友“戴克健”提出质疑:“林建收了多少好处费?”

“齐凛然”说:“近几年连江出的贪腐案还少么?此前有公安局的郑副局长,最近有县法院林业庭庭长。但不知道林建庭长的屁股是不是没有屎!”

福建连江民企或涉巨额行贿续:法院庭长疑充当“保护伞”

林建庭长的枉法表现,在该案中也许只是一个缩影。刘通告诉“廉政法制内参”,王氏父子气焰非常嚣张,曾扬言称他们把连江县委的重要领导和相关部门都搞定了,不管刘通“告到哪里他们都不怕”。

据称,王氏父子在连江的人脉关系网确实很强大,不仅有个别领导干部为其充当“保护伞”,而且还曾有某侦查机关的公务人员出面帮其讨货款。

王氏父子的“理直气壮”,不仅在林建的消极办案上发挥得淋漓尽致,而且在该法院民二庭对另一起清算案件荒唐至极的事实认定乃至判决中,更增添了不少色彩。

为此,人民群众不禁要问:连江究竟有多少人为王氏父子充当“保护伞”?

因此,关于钰龙公司与连江相关部门或人员更多的“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廉政法制内参”将进一步揭露!(作者:易瑞平)
      来源:https://kuaibao.qq.com/s/20180101A082IC00?refer=kb_sec_share

分享到:
收藏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