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口淮阳招商引资企业因航道升级被定违建面临强拆

2017-12-26 19:29
 导语:昔日的政府招商引资企业,如今却因拆迁被定性“违建”。在淮阳县新站镇沙颍河南岸郑埠口村,经营多年的造船厂、码头、苗木种植合作社以及水产养殖等当地明星企业因沙颍河航道升级改造工程面临拆迁,这些或是当年被政府招商而来,或在周边地区知名度很高的企业,在这次改造中却都被认定为“违建”,并面临强拆,数百名工人面临失业,这些蒙受巨大经济损失的企业陷入维权困境。
 
  沙颍河周口至省界段航道升级改造工程

淮阳郑埠口船闸
  冬日午后,从淮阳县新站镇郑埠口村头望去,宽广的沙颍河波光粼粼,平静的水面上有数艘货船正等待过闸。
  据了解,沙颍河自古以来就是重要的内河航道,近年来,沙颍河下游安徽境内的航道进行了升级改造,沙颍河运量剧增,沙颍河周口段原有航道等级已经无法满足通航需求,同时,周口市为建设经济发展新的增长点,提出发展临港经济,打造黄金水道。沙颍河周口至省界段航道进行Ⅴ升Ⅳ级改造工程势在必行。
  据介绍,沙颍河周口至省界段航道升级改造工程全长89.4公里,采用Ⅳ级航道标准,工程建设内容包括航道、船闸、节制闸、桥梁、锚地、港口等。航道沿途的商水、沈丘、淮阳、项城等县市都成立了工程指挥部。
  其中,涉及淮阳县全长36公里,途径新站、朱集、豆门三个乡镇,土地近500亩。
  当地媒体报道,淮阳县对于此项工程非常重视,由该县副县长薛燕牵头主持相关工作,并且在2017年9月份上半月连续召开三次工程推进会,该县主要领导到新站镇郑埠口调研工程进度的新闻也多次见诸报端。
  而上述四家企业就位于改造工程中“新建郑埠口复线船闸”的建设范围内,届时这四家所在地将被挖成航道。
 
  政府招商引资 企业附属建筑被认定“违建”
 
  然而,在这个皆大欢喜的航道升级改造工程中,有些人却感到胸口堵的慌。
  “我们在这里经营六年了,临到拆迁了,政府却说我们是违法建筑,投资这么大却得不到合理的补偿!”淮阳造船厂的朱老板说。
  该船厂在2011年来到新站镇郑埠口村建厂,建设的有办公室、工人宿舍、以及存放设备的厂房,总投资六百多万。
  朱老板说:“船厂当时是由新站镇一位主抓国土城建的领导招商引资过来的,我们在建设的时候也没人说我们是违建,都经营六年了,快要拆迁了政府说我们是违建,这不是过河拆桥么?”

淮阳造船厂负责人展示当年参与政府工程切割拆解八三七扫雷舰照片
  据朱老板介绍,他这个船厂是周口市第一家造船厂,河南省工信厅认证的河南省钢质一般船舶三级二类生产企业,并且也是河南省第二批内河船型标准化船舶拆解、改造、新建定点船厂之一,还参与了周口港退役的八七三扫雷舰的切割拆解工程。
  朱老板说,在2016年10月份,政府在清理“两违”时,他们的船厂也没有被列入“两违”范围内,并且还出示一份2012年7月由新站镇政府编制的规划图,上面明确显示淮阳造船厂的位置处是“港口码头”用地。
  并且,朱老板说从开始传闻要拆迁到现在,镇上只是开会口头通知他们的地面建筑物都是违法建筑,他们没有看到正式的文件。
  在郑埠口码头,负责人姚老板对记者说,当时公司投资建设码头也是新站镇招商引资过来的,新站镇政府为了推动地方经济发展,对该项目非常重视,由李佰奉副镇长负责本项目,并带领协调组配合本项目在郑埠口的土地使用问题以及办理土地使用相关手续,经过淮阳县国土局批复后,本项目土地由基本农田变更为一般用地,经过一系列工作后,码头于2011年建成。同时,他们公司还在此处投资了一个大型养鹅场、50亩的成年景观苗木基地,总投资超千万。
  在他向记者出示的租地协议中,记者发现协议中不仅有郑埠口村委会和公司双方签字盖章,同时还盖有新站镇政府公章。
  但是,此次拆迁中,官方却只认可他们所种的景观苗木,给予一定的移植费,至于其他的地面附属建筑物均被列为违法建筑,并且也未出示正式的认定文件。
  河畔人家花木种植合作社的郑姓负责人也表示,合作社的苗木基地总共有60余亩,在这里种植花木已经7年了,并且相关的手续也齐全,农业部门每年也按照相关规定给予支持,每年的租金都按时发放到农户手里,并且还吸收了周边村庄的剩余劳动力,带动了老百姓脱贫致富。
  郑老板说:“此次拆迁中,我们合作社配套建设的工人宿舍、羊舍、花卉展示厅等苗木基地附属建筑都被认定为违建,就连我们自己出资修建的水泥路也被认定为违法建筑,没修前都是土路,一下雨都没法走人,修完路不仅方便了合作社,同时也方便了周边村民出行。”
  而郑埠口大丰水产养殖专业合作社负责人张总表示,他们合作社作为周口地区最完善、规模最大的水产养殖基地,主要以商品鱼、观赏鱼养殖为核心,鱼塘面积80余亩,还建设有百吨冷库、饲料仓库、办公室等,县里镇里的领导都曾视察调研过,但是现在这些均被政府定为违法建筑,不给予补偿。
 
  赔偿标准不透明 合法企业面临强拆
 
  张总说,在12月13日新站镇政府通知相关企业负责人开会时,一位镇领导在会上公开也表示“这样的赔偿确实不合理,但是他们也没有办法”。
  同船厂、码头一样,河畔人家种植合作社以及大丰养鱼场都没有见到政府下达的正式认定为违法建筑的文件。
  直到12月24日,上述几家企业才收到《通知书》内附三页国土局、水利局、农牧局认定违建的复印件材料。通知显示“接沙颍河航道升级改造工程淮阳段指挥部通知,你所在沙颍河航道内的违法建筑物,限你于3日内自行拆除,否则依法强制拆除。”《通知书》落款为:新站镇沙颍河航道升级改造工程建设指挥部。
  颇为巧合的是,彼时他们投资建厂时,时任新站镇党委书记的就是目前负责淮阳段航道升级改造工程的淮阳县副县长薛燕。
  “她对这里面的事情最熟悉不过了,当时招商引资过来,以及跟村里签协议,都是镇政府帮忙协调的”。
  另据这些企业反映,在周边商水以及沈丘地区,也涉及到沙颍河航道升级改造工程的拆迁,赔偿都很合理,拆迁的企业或者合作社性质跟他们都基本一样,唯独新站镇的赔偿问题政府部门闪烁其辞,赔偿标准不予公开,赔偿金额出尔反尔。
  几家企业负责人表示,政府工程他们会全力配合,但也如果他们的合法权益受到侵害,会一直维权到底。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