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海拍客:母婴前沿将应诉,让母婴人看清电商平台在资本操控下游荡的谎言

2017-12-22 15:35

今天,母婴前沿收到了杭州市西湖区人民法院的传票。

文件显示:海拍客(杭州羊驼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名誉权纠纷”为由向杭州市西湖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将母婴前沿告上法庭:要求母婴前沿和包亚婷赔偿101万,连续道歉30天。

而就在大家看到这篇文章时,作为业内新生媒体—-母婴前沿网已经决定,正式全面应诉,向海拍客全面应战。母婴前沿会全程跟踪报道此次官司进度,恳请社会各界人士悉心关注。

回想起铅笔道被趣店起诉谈到:根正苗不歪,心正思无邪。也忆起钛媒体创始人何赵娟说的那句话:和平年代我们早已不需要什么都是,但“认真”却成了这个时代最稀缺的认知。

海拍客既然能堂堂正正起诉,母婴前沿自然该堂堂正正应诉。

应诉的目的是自清,也是出于新媒体监督责任。作为一家公众公司,当面临新媒体对其操作手法不认可,将其曝光在大众视野之下的时候,其公司各款人员用各种诋毁污蔑的言辞攻击母婴前沿,并堂而皇之用法律手段来试图让媒体妥协。作为母婴前沿创始人的我必须说:NO

母婴前沿,一家以深度撰写母婴行业内容为主的母婴垂直类媒体:有态度、秉承专业和倡导良知。除了撰写行业深度报道,我们还深入挖掘母婴人的创业历程和励志故事,向母婴行业良性发展传递正能量,意欲在母婴行业重塑文字价值。

海拍客,创立于2015年2月,自称是目前全国知名的母婴B2B2C平台,创始人赵晨。团队主要来自阿里巴巴,并在今年7月获得复星集团、顺为资本以及远瞻资本的B轮2500万美元融资,目前在电商转型,做母婴门店和经销商渠道整合战略。

——三篇报道的的事态演化——

事件起因:权威电视台报道海拍客在实体店售卖没有出入境检验证明的进口奶粉

事情起源于9月30日晚,母婴前沿发布了一篇《海拍客无视国家质检规定,私自在商场售卖没有出入境检疫证明的进口奶粉》的文章。

文章内容根据9月28日,江西电视台《都市现场》栏目报道,有知情人反映江西宜春高安市的鹏泰百货售卖的两款进口婴幼儿奶粉包装有问题,进货渠道遭质疑一事。

母婴前沿对此进行了更深层次的报道,发现宜春当地鹏泰百货的供货商江西众旺百货有限公司的负责人提到,这些不符合国家规定的婴幼儿奶粉货源是来自于宁波海拍客跨境电商公司,并承认此类电商产品不能在商场公开进行销售。

而后我们对根据政府相关条例发现,跨境电商的产品既然只能在电子商务平台售卖,不能进入到实体店进行售卖,对海拍客的电商产品售卖路径提出质疑。

文章发布当晚,海拍客的水军在公众号后台疯狂辱骂母婴前沿网和撰写作者。同时,多方找人要求删除此文,更有甚者,不惜以快递律师函和起诉为由要挟删稿。

在9月30日晚,母婴前沿订阅号后台也收到了来自海拍客的投诉,称文章侵犯海拍客名誉/商誉/隐私/肖像,并指出文章视频中所披露的母婴店,并非海拍客(杭州洋驼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合作的门店,货源并非来自海拍客。

微信作为第三方平台,有着上十亿的用户,本着公平公正的态度,自然有能力决断是非曲直,我们也决定交由微信来公判。3天后,微信后台给我们带来了答案经审核,该投诉不符合法定处理条件,不予支持

事件恶化:竟然在自己的平台公然售卖进口奶粉“中文标签”

但或许,微信平台的判决,并不足以让海拍客信服。进口奶粉包装事件继续发酵,母婴前沿后台又一次收到商家的投诉,直指海拍客非法售卖进口奶粉的“中文标签”。

10月12日在我们深入调查后,撰写了《海拍客售卖进口奶粉“中文标签”,为假货和走私货提供“作弊”温床》,文中披露了海拍客在其平台上公开售卖德国爱他美、澳洲A2、澳洲贝拉米、荷兰牛栏、港版美赞臣、荷兰喜宝等大牌进口奶粉的中文标签,且明码标价,付款成功即3天内发货。

众所周知,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2013年第133号关于加强进口婴幼儿配方乳粉管理的公告就曾载明:“自2014年4月1日起,进口婴幼儿配方乳粉的中文标签必须在入境前已直接印制在最小销售包装上,不得在境内加贴。产品包装上无中文标签或中文标签不符合中国法律法规和食品安全国家标准的,一律按不合格产品做退货或销毁处理。”

更不用说,海拍客与门店只是合作关系,不能做到像授权店那样把控产品来源渠道与销售渠道,私自售卖中文标签,更是给一些“有心”之人提供了便利的条件。

除此之外,海拍客公然售卖中文标签,创始人都来自阿里巴巴,多年的行政营销经验,怎么可能不知道国家不允许加贴中文标,难道知法还犯法,岂不是罪加一等?

这件事情也让事实真相浮出水面。据了解,因购买海拍客产品的母婴门店再进行销售的,有不少都因没加贴中文标的问题,而受到法律的制裁,以一赔十,损失惨重。

母婴前沿也一度以为海拍客的问题到此就结束了,可是以上两篇文章发布后,竟然引来大批母婴门店对海拍客的后续投诉。

事件矛盾上升:商家遭遇平台维权难的困境

面对众多母婴门店的怨声载道,作为一家有态度的行业媒体,母婴前沿在商家多次其他路径投诉无门的情况下,再次在11月14日,母婴前沿针对与海拍客合作的商家投诉写了一篇《海拍客售卖的进口奶粉生产日期和实物不符,商家遭遇维权难》的稿子,这也引起海拍客的剧烈反击,再一次声明,要起诉我们。

事情起因是11月8日,江苏母婴门店老板王某,因消费者需求在海拍客平台下了几笔进口奶粉订单,页面描述生产日期是2017年9月14日。但左等右等都没有收到货,便联系了海拍客的客服,但海拍客却表示平台录入日期错误,只能发2016年9月的,要不就给每罐奶粉补15.5元差价才可以给他发2017年9月的,王某考虑到母婴门店的长久生意和为了维护消费者的利益,权衡再三答应了海拍客要求补差价发2017年6月货的方案。但是11月14日发稿前海拍客仍未发货,这也使王某不仅面临损失一位老客户,而且客户的宝宝也将面临断粮的危机。王某找到母婴前沿,希望媒体帮其曝光让平台如期发货。

从这儿也不难看出海拍客对母婴门店责任度不够,并且该平台没有第三方监管,对商家来说非常没有保障。

近日,母婴前沿做客诉跟踪回访时,与文中的商家沟通时,王某向我们透露,虽然在事件曝光后,海拍客将奶粉寄给了他。

但他在海拍客却发现另一可怕的问题,那就是海拍客的业务员竟可以不经过用户本人同意,私自登录用户账号,擅自更改用户密码,然后登录平台给用户申请退款,再重拍货物,这一系列的操作到底为何?难道是要制造收集一系列陷害母婴前沿的证据吗?真是让人“细思极恐”!

《中华人民共和国网络安全法》第42条在用户隐私保护方面有明确的规定:“网络运营者不得泄露、篡改、毁损其收集的个人信息;未经被收集者同意,不得向他人提供个人信息。”而此次,“海拍客”在没有经过用户同意的情况下私自将用户的个人密码更改,已涉嫌违法网络安全法。

但即使法律可以起到减少违法和震慑的作用,但却无法解决现实生活中商家所遇到的不公正或不合理的待遇。

据行业人士指出,这就是一个跨境+串货平台,原先串货还得母婴门店自己找,只是现在海拍客帮你找好。

公开售卖中文标签,纵容渠道商以身犯法,平台商品日期混乱并售卖滞销产品,私自更改用户订单,擅自篡改用户平台密码等诸多问题来看,这个所谓的B2B电商平台是否担得起众位母婴门店老板的托付,还得自己做深刻判断。

——母婴前沿创始人的心声——

哈尔维曾经说过:我们坚持一件事情,并不是因为这样做了会有效果,而是坚信,这样做是对的。

9月30日,关于海拍客的第一篇文章诉诸“母婴前沿”笔端,就收到了自称海拍客销售总经理的(—海拍客)发来的语音:已经截图保留证据,立即删除,否则会起诉母婴前沿。随后在10月11日再次微信告知本人:已经给你们发了律师函,注意查收。全程非常强势,无任何对文章内容的细致沟通,让人汗颜。

随后的多次交涉就如文章上面描述,母婴前沿的全媒体渠道也遭受攻击,海拍客公司和代理公司通过多种路径强势施压:不是发律师函,就是要删稿,从来没有要为曝光内容进行反思和自检的能力。更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的是母婴前沿后台那一大堆水军齐发的脏话谩骂和留言,不忍放至桌面,怕污了众人的眼。作为一家号称自己估值5亿美金的电商平台,创始团队还出自名门“阿里巴巴”,竟然如此公然挑衅新媒体,并用此等恶劣手段来进行沟通交涉,实属罕见。

2017年12月4日,本人接到自称杭州羊驼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负责人的电话,询问是否收到法院的传票?甚至连传票快递地址都不愿意记写,要求本人短信发送给她,足见这个企业的“文化精髓”。

随后,杭州市西湖区人民法院古荡法庭工作人员致电本人询问传票快递地址。直至今日,才正式收到法院传票,显示:2018年1月16日开庭。

在此,作为母婴前沿的创始人,本人再次表态:作为一家行业媒体,我们从来不惧流言蜚语,更不惧强恶势力来恶心制造谎言,企图污蔑媒体正义之心。母婴前沿虽然是个新生媒体,但一直秉承良知和公正,立足为实体母婴人和终端消费者争取公平、公正权益,更不会轻易为行业权势而折腰。

至今,母婴前沿先后披露行业很多内幕,在文章发布后的后续企业沟通交涉中,因观点鲜明、态度真诚而获得行业尊重,同时获得了非常之多的实体母婴人和终端消费者的点赞。我们秉承报道无论正负,都不是要搅浑行业,而是希望这个行业有更深的认知,有更强的进步。我们深知任重道远,但依然希翼: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少年。

目前,母婴前沿网已委托行业权威维权律师代理此次官司,后续报道会如实如期呈现,敬请关注。
    致海拍客:母婴前沿将应诉,让母婴人看清电商平台在资本操控下游荡的谎言_搜狐科技_搜狐网  http://www.sohu.com/a/211812515_632190?qq-pf-to=pcqq.c2c

分享到:
收藏
相关阅读